当前位置: 外汇MT4返佣网 > 外汇知识> 正文

bitcoinhowitworks

bitcoin how it works


外汇 交易看似简单,但很多 交易者渐渐发现,长期在外汇市场上 盈利需要一定的技术含量,于是他们开始尝试各种技术,甚至用各种 策略进行交易,从一开始的简单双投到后来的组合拳、看不同分钟等,人们尝试了各种方法,什么样的策略才是最 有用的?1 交易策略是什么交易策略是指 我们在 外汇交易中出现 亏损或收益后采取的一系列行动。


  例如,有些交易者会在亏损后扩大仓位,以降低持有成本,甚至在不同时间段对同一货币对进行交易。


  目的是为了增加盈利的可能性,降低交易风险。


  有效的使用交易策略可以提高我们的盈利能力。


  但是,不恰当的交易策略可能会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2日益复杂的交易策略随着交易时间的推移,很多外汇交易员发现很难长期保持高 胜率,于是开始研究各种交易策略。


  初衷是好的,那就是在亏损的时候多掌握。


  好点,做对自己更有利的交易。


  这些策略大多逃不过被投、补单等。


  有些交易者甚至用对冲的方法来锁单。


  也许他们认为这些方法是新的,他们开始投资。


  研究各种交易策略,希望找到一个完美的策略,将风险降到最低。


  然而,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的交易策略不仅对自己的交易没有太大的帮助,有时还可能在未来造成更大的损失。


  3交易策略到底有没有用?交易策略到底有没有用?我认为交易策略是有用的,但也是无用的。


  这绝对不是在说绕口令。


  我们在做外汇交易的时候,其实应该把每一笔交易分开,把它作为一个独立的事件来对待。


  交易之间没有任何的影响,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各种策略在交易的时候是没有用的,为什么很多人用各种策略进行交易呢?其实最重要的是交易策略抹平了对我们心态的影响,同时给交易带来了更多的乐趣,让我们有了继续交易的动力,毕竟长期的单点交易需要非常 足够的耐心!所以,我们在交易的时候,一定要有足够的耐心。


  4回到外汇交易的基本面上来复杂的交易策略是一种让外行看起来很厉害的技巧和手段。


  但是,归根结底,外汇交易要想长期盈利,最重要的就是胜率。


  如果出手胜率达不到一定的水平,那么再多的交易策略也无助于你的交易,反而可能会增加你出错的可能性。


  如果长期来看,在外汇交易中,各种交易策略更像是安慰剂和心理暗示,但并没有真正的效果。


  对于很多外汇交易者来说,交易策略更像是一种手段。


  一种让自己继续做出理性判断的交易方法。


   小数定律现在 我们知道,有了足够的 数据,只要 他不关心这些 法律的严格性和自洽性,就可以找到任何想要的重要法律。


  那么,当有足够的数据时会发生什么?如果有足够的数据,则某些法律会自己跳出来,您甚至不会相信它们。


  人们以嬉戏或认真的方式总结了世界杯 足球赛的各种“法律”。


  例如-“ 巴西的礼物”:如果巴西获胜,除非巴西收回礼物,否则下一个获胜者将是比赛的主办国。


  该法律于2006年被 废除


  《 1982年轴心法则》:以1982年世界杯足球赛为中心对称分配世界杯冠军球队,该法则于2006年被废除。


   向 富人 加税,难度不容小觑  4月29日 拜登总统在向参众两院的演讲中提到,不能用增加 财政赤字的做法为“ 美国就业计划”和“美国 家庭计划”的开支埋单,而应采取向美国公司和美国最富有 的1% 人群加税的做法,让他们承担税负的公平份额,但同时保证不向年家庭收入低于40万美元的人群加税。


  支持的观点认为这是解决美国经济复苏资金需求问题的明智之举,既可以通过向富人加税缓解目前日益严重的贫富两极分化趋势,也可以获得额外的税收收入,缓解 联邦财政赤字增幅加速的趋势,达到一箭双雕的效果。


    但是,向富人加税似乎更是无奈之举,至少不能排除这种可能。


  非常明显,从拜登“百日新政”可以看出,美国新一届政府施政纲领的重要基点就是加税,无论是向富可敌国的美国公司加税,还是向富得流油的美国富人加税。


  这是因为,已经不堪重负的 美国联邦财政在新冠疫情一年多的打击之下变得更加举步维艰,加之“拯救美国法案”1.9万亿美元的“天价”支出,使美国联邦财政更是雪上加霜。


    曾经的“降税率、扩税基”政策使得美国联邦财政走上长期赤字之路,截至2021年初联邦公共债务已经累计高达28万亿美元,这主要是由1986年以来历次减税措施和挥霍性支出造成的。


  2017年以减税为主基调的特朗普税改使得联邦财政赤字陡增2万亿美元,增幅进一步加大,公司所得税收入与GDP的占比从持续近40年的约2%降到2019年的不足1%,而素有“富国俱乐部”之称的OECD(经合组织)这项指标的平均水平约为3.1%。


  目前公共债务与美国GDP的占比在110%至120%之间,这将动摇美国国家治理的根基。


    因此,拜登-哈里斯政府必然将目光转向加税,而且聚焦在美国富人身上。


  根据美国税收和经济政策学会(ITEP)的研究报告,美国最富有的1%人群年均收入约220万美元,而最贫困的20%人群年均收入还不足1.2万美元。


  拜登-哈里斯政府希望这一部分富人能够贡献更多,以此来缓解美国当下不断加剧的贫富两极分化趋势,缓解社会矛盾和阻止社会分裂,增大美国中产阶级的“社会稳定器”作用。


    “希望是美好的,而现实是骨感的”。


  “美国家庭计划”与“美国就业计划”一样,一定会面临巨大的阻力,向富人加税的难度是不容小觑的。


  尽管“美国家庭计划”对向富人加税给出了不可辩驳的理由,如“医疗保健应该是一种权利,而不是一种特权,任何美国人面对疾病时应永远不必担心他们将如何支付治疗费用”、“任何美国人不应在购买救命药物和食物之间做艰难选择”,但如何做到向富人加税却是另外一件事情。


    如果一边增加支出和投入,兑现对选民的承诺,而另外一边却未能实现如期增加税收收入,将仍旧会加大联邦财政赤字。


  如果仍旧采用加大发行美债的老做法,则又回到问题的原点,还让美联储继续做美债的主要持有人吗?显然,美国新一届政府不希望问题向这个方向发展,而决心放手一搏,通过增加税收来更可靠地解决问题,对此,我们需要谨慎观察和思考。


    (励贺林系天津商业大学会计学院副院长,姚丽系天津理工大学管理学院讲师,本文系2020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数字经济征税权国际竞争加剧背景下更好维护我国国家税收利益研究”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上一篇
scrapico

下一篇
emingunsirer

  • 56人参与,0条评论
{音乐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