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外汇MT4返佣网 > 外汇投资> 正文

htgm

htgm


机遇与挑战 并存   经济 新闻作为 市场经济中最重要、最不可或缺的新闻品种,在从/ 数据/到/ 大数据/的转型中,面临着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局面。


    1.牢牢抓住机遇  大数据时代给经济新闻带来了巨大的增值空间,经济新闻大有可为。


  机会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其一,让 新闻报道更有看点。


  传统的经济新闻往往以文字为主,数据为辅,结合图片做新闻。


  由于大数据直接渗透到经济新闻生产的关键环节,出现了先取数据、后取文字说明的处理方式,打破了传统的新闻生产方式。


  英国/卫报/在数据新闻的探索上走在了时代的前列,其新闻采取了/数字优先/的策略,新闻呈现方式包括图标和地图。


  最能感受到大数据带来的 可视化效果的应该是观众。


  对于普通人来说,经济新闻不再那么晦涩枯燥。


  除了央视的/据说/系列,财新传媒还积极探索数据挖掘型的可视化新闻报道。


  其制作的/ 三公消费龙虎榜/就是在此前政府相关部门发布的三公消费数据的基础上。


  以上,将数据转化为可视化的新闻报道。


  通过五大模块,该榜单不仅让 受众直观地了解中央政府的整体消费情况,还能看到各部门的支出明细和排名。


  让受众一目了然,新闻报道也达到了舆论监督的目的。


  高盛的数据也表明了类似的情况。


   标普500指数成份股 公司中,资产负债表状况较差的公司本季度有望比财务状况较好的公司 高出17个百分点以上,该值是自2006年以来的最大值。


    综上所述,这些数据反映出了市场上存在一个巨大的泡沫,即 投资者可以无视信用风险所带来的不安。


  但由于疫苗已经推出,经济也开始好转,贸易重新开放,这些受疫情打击最严重的公司也确实从中受益颇多。


  由于政府的财政援助以及美联储无止境的购债,股市最薄弱的环节可能会迎来最大的 反弹


    勒纳表示:“这些公司的生存状况最令投资者担忧,所以它们往往会出现大幅反弹。


  因为有美联储的货币政策支持,投资者也更有信心,所以这不会变成系统性问题。


  ”  比起Hwang的 杠杆规模,上面的数字就显得相形见绌了。


  市场 人士估计,ArchegosCapitalManagement的总资产已增至50亿美元至100亿美元之间,总头寸可能超过500亿美元。


    不过贝斯普克投资集团(BespokeInvestmentGroup)全球宏观策略师乔治· 皮尔 克斯(GeorgePearkes)表示,尽管最大的对冲基金的杠杆率比Archegos的 更高,但重要的是要考虑这些杠杆是加在了哪里。


  举例来说,将较少的杠杆资金集中在少数几只股票上,其风险要比将更多的钱投资于国债或货币等工具大得多。


    皮尔克斯表示:“如果一种资产的波动性较小,那就可以放心加更大的杠杆。


  这就是大型基金的普遍做法。


  ”  扩大 交易主体和拓展 实需内涵是 在岸市场发展的关键  这波 人民币急涨背后的推手,是近期市场出现了人民币 升值 预期自我强化、自我实现的顺周期羊群效应。


  这暴露了在岸人民币 外汇市场发展的一些短板。


    众所周知,香港有一个无本金交割远期(NDF)人民币外汇离岸市场。


  在2010年离岸人民币市场大发展,推出可交割的人民币外汇远期之前(DF),NDF曾经是海外对冲或投机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重要工具,NDF价格也是人民币汇率的一个重要影子价格。


  尽管近年来因为DF崛起,NDF市场的活跃度和代表性有所下降,但仍可作为人民币汇率预期的一个重要参考。


  笔者就常用1年期NDF隐含的价格来反映可度量的人民币汇率预期。


    央行对NDF市场没有调控或干预。


  但无论市场出现单边升值或贬值预期,由于NDF交易的 参与者既有对冲汇率风险的套保者,也有押注汇率波动的投机者。


  这些参与者的风险偏好多元化,且交易没有限制,故即便出现单边预期,但只要大家预期不一致,NDF仍然可以随时出清。


  如有人预期人民币未来一年可能升值1%,有人预期是3%,那么,在1%至3%的预期差之间,买卖双方就可能达成交易。


    在岸市场的情形却截然不同。


  在岸市场上,无论即期还是衍生品交易,都有要基于合法合规的贸易投资需求的实需原则规范。


  无论在银行结售汇还是银行间市场,基本都要遵循这一要求,故市场参与者的风险偏好同质化,这就容易出现单边市场。


    现在,我们大力引导和鼓励市场主体适应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新常态,聚焦主业,避免偏离风险 中性的“炒汇”行为,加强汇率风险管理。


  但由于坚持实需原则,在外贸进出口较大顺差的情况下,“风险中性”的结果很可能是对未来的 结汇和购汇需求都应该凭单证进行对冲,则远期结售汇大概率将是远期净结汇。


  而因为银行与客户签订远期合约后,将通过近端拆入美元换成人民币、远端卖出人民币归还美元的掉期来对冲远期净结汇的敞口。


  而这意味着银行将加大在即期市场提前卖出外汇的力度,进而加速即期市场人民币升值。


  可见,“风险中性”可以缓解微观市场主体的困境,却难以解决宏观层面的问题。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三年一次抽样调查的结果,2019年,全球日外汇交易量6.60万亿美元。


  其中,美元日成交量5.82万亿,占88%;人民币日成交量2850亿,仅占4%,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披露的八种主要储备货币中排名最后。


  人民币日成交量中,在岸的即期交易占到全球人民币即期交易的52%,但远期和期权交易占比均为1/3稍强。


    于在岸市场,扩大交易主体,引入不同风险偏好的市场参与者,同时拓展实需内涵,放松交易限制,此二者与丰富交易产品“三管齐下”,对于境内外汇市场发展至关重要。


  2005年“7·21”汇改以后,我们就鼓励“两非”入市,即允许非银行金融机构和非金融企业做结售汇业务,成为银行间市场会员。


  但因为没有放开相关交易限制,只相当于将之前银行柜台结售汇业务转到银行间市场办理,所以积极效果并不明显。


  到去年,非银行金融机构占境内外汇市场份额的比重仅有1.1%,而全球2019年此项平均占比为55%。


    此外,我国早在“7·21”汇改之初就推出了外汇和货币掉期业务。


  这是全球广泛使用的外汇衍生品。


  但因为境内执行实需原则较为严格,去年该项交易在境内银行对客户外汇交易占比仅有5%,远低于2019年全球平均为43%的水平。


  而在汇率单边预期不强的情况下,本有助于减轻即期市场的外汇供求失衡压力。


  比如说,最近人民币升值较快,有些企业可能不愿意低位结汇,但又有本币支付需求,本可以通过近端卖出美元换取人民币、远端卖出人民币归还美元的掉期交易来调剂。


  现在,因掉期业务的操作不够便利,企业可能选择被动结汇。


  人民币 对美元汇率虽然受到 美元指数变化的影响,但决定两者汇率的基本因素或者决定因素仍是中美两国经济基本面。


    唐建伟:事实上,人民币汇率升值与贬值因素同时存在,预计双向波动特征进一步强化,人民币汇率升值的 原因主要有如下原因。


    一是 中国经济复苏最确定,全年仍将是全球增长最快的经济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新预测中国 2021年GDP增速在8.1%。


  二是中美利差仍将维持在较高水平。


  中国货币政策虽不会转向收紧,但肯定不会再加码宽松,而美联储年内或将维持宽松立场。


  三是美元指数难有明显上升走势。


  虽然 美国经济复苏及通胀预期或将阶段性推高美债收益率,但美国天量货币投放和创历史新高的债务压力仍将使美元指数承压。


  四是中美关系虽难有实质性改善,但中美经贸领域的摩擦在短期内继续恶化的概率较小。


    张明:第二季度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的显着升值,主要原因包括美元指数显着回调、短期证券投资资金大量涌入、 贸易顺差持续处于高位等。


    一是美元指数自身显着回调是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的主要原因。


  2021年3月31日至5月27日,美元指数由93.23下降至89.97,贬值了3.5%。


  同期内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幅度低于美元指数贬值幅度,这说明美元指数贬值是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的最重要原因。


  2021年3月31日至5月21日,欧元(1.2186,-0.0004,-0.03%)、英镑(1.4172,-0.0008,-0.06%)、日元对美元汇率分别升值了3.7%、2.6%与1.5%。


  同期内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了2.2%,升值幅度显着低于欧元与英镑。


  美元指数回落的原因则在于:首先是美国长期国债利率的回调。


  2021年3月31日至5月27日,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由1.74%下降至1.61%。


  其次是全球范围内不确定性的回落。


  用现价GDP加权的全球经济政策不确定性指数由2021年3月的212.85下降至4月的197.26,降幅达到7.3%。


    二是短期证券投资基金涌入,尤其是北上资金大量流入中国A股市场。


  2021年4月1日至5月27日,北上资金净流入A股市场规模达到1037亿元,超过了2021年 第一季度的999亿元,也接近2020年全年累计净流入的一半。


  由于中国A股市场的核心资产主要是蓝筹龙头股,在今年春节之后下跌了约三分之一。


  在外国机构投资者看来,A股市场核心资产的吸引力较全球其他股票市场而言显着上升,这是北上资金大举流入的重要原因。


  而短期证券投资资金的流入自然也会推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


    三是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冲击的错位,导致全球疫情暴发后中国企业在全球产业链上的重要性短期内不降反升,由此导致中国货物贸易顺差显着上升,这也是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升值的主要原因。


  2019年四个季度,中国货物贸易顺差分别为759亿、1065亿、1191亿、1281亿美元,合计4296亿美元。


  2020年四个季度,该指标分别为125亿、1547亿、1583亿与2120亿美元,合计5345亿美元。


  2021年第一季度,该指标为1171亿美元,显着高于疫情前的2019年第一季度。


  2021年4月,中国货物贸易顺差达到429亿美元,显着高于2021年第一季度月度均值。


  

上一篇
horaenlondresycolombia

下一篇

  • 24人参与,0条评论
{百度自动收录Js} {360自动收录Js} {头条自动收录Js}